小林一边剪着花,一变对着老农说到:“老林,不是我说你,你种菜归种菜,能不能别泼大粪,在这是院子,每一次你一泼大粪,这院子就没法待人了,连前面的生意都没法做。

  还有啊,你种了菜,没多久就又得出去,这一出去,又不知道多久能回来,大林哥也是一样,掌柜的……哎,就别提了,走了有一两年了还没回来,这菜我又不会打理,吃完了,我又得去找点儿花去栽。”

  小林站起了身来,个头比前俩年要高了许多,原本看上去只是俊秀的脸,此时却是更柔和了,五官也完全长开了。

  那小厮的衣服,已经挡不住这水灵灵的模样了,活脱脱的已经是个大姑娘。

  “嗨,小林,不是我老林说你,你如今啊,也是个大姑娘了,什么事儿都得会一点儿,你看看你,现在除了算账之外,连个女红针线都不会,以后到了婆家,可不受待见……哎哟!”

  老林话没说完,便是一声惊呼,却见小林不知道什么时候,用手捧了一点儿水,偷偷摸摸的走到老林的后面,趁着老林弯腰,直接将捧着水的右手,顺着老林的衣领塞了进去!

  老林是立刻丢下了手里的锄头,原地跳脚,小林却是嘻嘻一笑,把剪刀放到花篮里面儿,抱着花篮就跑了。

  “你这丫头!”

  老林看了看逃走的小林,那是一跺脚,伸手在背后掏了掏,也只能是无奈的重新拾起锄头,继续翻地了。

  忽然,老林的耳朵动了动,扭头看向了房顶。

  方才连近在咫尺“偷袭”自己的小林都没有发现的老林,此时却如同暗夜中的猫子,一双眼眸中,散发出明月一般的光芒。

  屋顶上,有一个人,戴着面具,手中有一柄剑,粉色的剑。

  这剑护手中间为鲵鱼头,剑尾为莲花,剑头有洞,剑身左右各有三道凹痕。

  老林的眼睛眯了眯。

  “惊鲵……”

  老林人得这把剑,他怎么会不认得这把剑。

  这把剑,曾经杀了他……

  不过老林的头很快就转回去了,继续不紧不慢的翻着地上的泥土。

  惊鲵,十大名剑之一,拿着它的人也叫惊鲵,罗网为数不多的,一名天级杀手。

  房顶多了一个人,一个穿得如同乡下那些土豪劣绅般的人。

  头上暗红色的头发,布带扎的紧紧的,一丝不苟,看起来就像是个喜欢打小算盘的黑心商人。

  可是他现在手里去拿着一柄剑,一柄雪白的剑。

  那一双原本应该是精明算计的眼睛,此时却是无比的明亮,就如同老林一般。

  那是一种如同黑夜中的明月一般明亮的色彩。

  “惊鲵……”

  大林的眼中仿佛只要眼前的这柄剑,至于拿着剑的人,似乎并未看见一样。

  “黑白玄翦……”

  惊鲵开口,声音朦胧,听不出是男是女。

  玄翦这才微微抬起头,看着拿着惊鲵的人。

  “你是这一任,惊鲵的主人?”

  惊鲵没有说话,而是淡淡的看着大林。

  “看在上一任惊鲵的面上,你可以走。”

  大林说到。

  “什么时候,黑白玄翦,也会将情面了。”

  惊鲵呵呵一笑,说到。

  大林也呵呵一笑:“黑白玄翦是不会讲情面的,但是大林讲,因为大林认为,上一任惊鲵,还算是个人,至少,是个合格的母亲。”

  惊鲵的身体微微颤动了一下,大林当然看到了,虽然幅度小得,还不如被夜风吹起的衣摆。

  “我若是,不走呢?”

  惊鲵慢慢的举起了剑,指着大林。

  “黑白玄翦,曾经罗网最强的杀手,我倒想见识一下。”

  大林摇头:“黑白玄翦早就已经不再,你看见的,是大林,当铺的大林。看你的模样,应该是要当些什么东西,所以你是想当些什么?命么……”

  大林的眼中也升起了一些寒意,手中如雪一般白的剑,也越发的如雪一般寒。

  “哦?我的命,能当几个钱?”

  惊鲵笑道。

  大林笑了笑:“不值钱……”

  剑光闪动,粉红色的剑光几乎是眨眼间就到了大林的脖颈处,而此时大林的最后一个“钱”字,还未完全脱口。

  可是大林也动了,身体往后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,手中白剑旋转一圈,在夜空上画出一个雪白的圆盘,削向了惊鲵的腰间。

  惊鲵只能躲,但是躲闪的同时,手中的长剑却也是往下面一甩一斩,似乎要将大林的丹田切成两半。

  大林当然也只能躲,虽然大林是不准备再取老婆的,但是男人总不能少了那命根子,尤其是不能让那命根子被人切成两半,而且还是竖着切的。

  “噌”的一声,白剑的荡开了粉色的剑。

  大林后退,脚底下踩碎了几块瓦片。

  惊鲵后退,她借力在空中,落下之后,脚下倒是完整。

  “得,这个月的月钱是要用来补房顶了。”

  大林叹息一声,可粉红色的剑,却再次席卷了过来。

  白光闪过,大林却也是蹂身而上,身体微微侧着,右脚蹬直,左脚在前面撑着地面,多开惊鲵一剑,并将手中的白剑递了出去。

  白剑如同毒蛇的吐信,又如同黑夜的闪电,对准的,是惊鲵的喉咙。

  惊鲵腾挪躲闪,剑锋侧转,顺着自己的腰,随后身体一扭,剑光斜刺,刺向大林胸膛。

狗万登录地址  大林左脚用力,身体如同一条鲤鱼般向前蹿去,躲过了一剑之后,上半身却是定在远处不动,脚尖却是往房地的瓦片上一凿,让下半身以上半身为原点,这么转了一圈,于是白剑也跟着转了一圈,从下往上撩向了惊鲵。

  惊鲵瞳孔一缩,显然并为想到大林竟施展出了这么匪夷所思,无迹可寻的一招。

  “呛”的一声,惊鲵用剑将大林这一匪夷所思的一剑格挡开来,随后连连用剑在身前画了一个圆。

  果然,大林翻身撩出一剑之后,身体便再度跟着长剑的惯性饶了一圈,随后就是一个迅捷至极的直刺!

  白色的剑气包裹着白色的剑身,如同寒冬腊月的一道冰锥,闪电般抵达惊鲵胸前!

欢迎大家访问:大地书库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32shuku.com/book/3040/1674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