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温迦获得胜利,得到美酒,回到楼台上后,莫问神开心一笑的说道:“做得好!”

  得到莫问神的认同,温迦开心一笑,目光不禁看向林白,瞧见林白目光呆滞,满脸阴沉。

  “难道林白大哥是觉得我太耀眼了?心中嫉妒?所以这才面色难看?”温迦一愣,心中这般想到,不过这个想法出现之后,温迦却感觉到一股喜悦之色。

  因为在温迦的心中,林白一直都是一座大山,从谪仙城内看见林白在九天元祖山上力冠群雄,又在加入东洲学宫后看见林白成为圣子,绝代风姿让天下人都难以直视!

  在温迦的心中,林白就是一直属于不可挑战的存在。

  可在如今,温迦得到荣亲王府的栽培,得到莫问神的指点,无论从剑法还是修为之上,都得到很大的提升。

  甚至于温迦觉得自己如今又能力与林白一战!

  甚至于温迦觉得,自己如今又能力击败林白!

  “继续!”白晓此刻兴致也上来了,继续招呼上菜。

  一位侍女端着玉盘走上来,介绍怀中的菜肴。

  顿时,一群武者又是一番争斗。

  比武台上,一场一场的比武开始着。

  从林白看见温迦登场之后,面色便难看起来。

  可林白面色的难看,似乎是给了温迦一种莫名的动力,他越发兴奋起来,一次次的登场。

  “我来!”

  “来!”

  “这道菜我要了!”

  “这道菜我也要了!”

  “哈哈哈,这菜很合我胃口嘛!”

  温迦一次次激动兴奋的笑声回荡在云瑶水筑内。

  一次次的出手,一次次狠辣的剑法,看得众人望闻生畏!

  “太狠了吧!刚才的那一剑,差点杀了奉暮!”

  “每一次出手都如此狠辣绝情吗?”

  “真是有些过分了!”

  十八楼台上的众武者看见温迦狠辣的剑法,都是有些面色不善起来。

  林白看着温迦一次次的击败对手,有一个武者被温迦斩断三根手指,有一个武者被温迦削去一只耳朵,刚才的那一剑差点杀了奉暮……

  原本是一场比武,一场切磋,白晓也不愿意看见自己的宴会上见血。

  白晓只是想看比武切磋,但他不想看别人随意杀人!

  如今白晓对温迦也是有些不善起来!

  “下一道菜……”一个侍女端着玉盘走上来。

  还不等这侍女介绍完这道菜,温迦便笑道:“不用解释了,这道菜我要了!”

  说话间,温迦再度落在比武台上。

  看见温迦登场,其余的武者都是面色一沉,几乎没有一个武者愿意登台了!

  “嗯?”温迦站在比武台上等候许久,却似乎也没有等到自己的对手。

  无人上台了?

  又稍微等候一会,温迦轻笑道:“白晓公子,看起来是没有人敢登台与在下一战了,那这道菜要不然就让在下带走了吧!”

  “或者,让白晓公子身边一直坐着的这位龙台第一强者上来一战,也是可以的嘛!”

  温迦得意之时,甚至于直接对林白发出了挑战。

  白晓大怒,冷声道:“混账东西,就凭你这点伎俩也想与林白一战?”

  “有何不可?”温迦趾高气昂的笑道,满脸尽是得意之色,仿佛林白在他眼中根本不值一提!

  白晓面色隐隐带怒,本欲呵斥温迦不识抬举。

  可不曾想这一瞬间,白晓感觉到林白缓缓起身,顿时木楞看去。

  林白面无表情,眼神锋利的看着温迦,冷声说道:“你要和我打?”

  林白从席位上站起来的那一刻,剑道王者的气势全力展开,一股霸道的剑威游荡在云瑶水筑的每一处,让此刻所有在云瑶水筑内的武者浑身冰冷起来。

狗万登录地址  在林白这一股霸道的剑意扩散而开的那一刹那,温迦脸上得意的笑容瞬间凝固,眼瞳瞪大,眼神有些忌惮的看着林白,身子竟有些瑟瑟发抖起来,他猛然想起当年那位在东洲无敌人间的绝代圣子,那等风姿,谁人能挫其锋芒?

  从席位上站起来,林白一步踏出,稳稳的踩在虚空内,走向擂台上。

  每走出一步,林白身上的剑威和剑意便会增强一分:“想和我打?”

  百步走出,林白稳稳的站在比武台上,站在温迦的对面,面色依旧冷酷无情着,冷声道:“来呀!”

  林白登台,那一股剑道王者的威压,压得温迦差点踹不过气来!

  在如此高压之下,温迦死死咬着牙齿,面色冷峻着。

  一旁楼台上的莫问神,冷笑的看着这一幕,心底淡淡的道:“林白,让我看看你的本事吧,让你的剑法来告诉我,你究竟是不是林铎的后人!”

  “来啊!”林白怒吼一声,吼声震天动地,吓得温迦浑身一颤。

  “你逼我的!”温迦一怒,挥起利剑,凶狠毒辣的一剑直刺林白的双目之上而去。

  “跟着一个阴沟里见不到人的臭老鼠,修炼着一套阴沟里见不得人的剑法,你还真觉得自己能无敌天下了吗?”林白身子傲然挺立,甚至于面对温迦如此凶狠的一剑,连脚步都没有移动一丝一毫。

  当温迦这一剑逼近林白双目的刹那之间,温迦只看见林白身形一晃,突然从他面色消失不见。

  “人呢?”温迦一惊,目光游动,找寻着林白的踪迹。

  可就在这一瞬间,一道冰冷的气息浮现在他脖子上。

  温迦恍然间低头看去,瞧见消失不见的林白不知何时又出现在他面前,而他手中拿着利剑,架在温迦脖子上。

  若是林白刚才想要杀了温迦,恐怕这一剑就能轻松取走温迦的小命!

  温迦瞳孔放大,一股致命的危险让他浑身冰冷。

  “你太让我失望了。”林白收回妖剑,心灰意冷的说道。

  当林白的剑从温迦脖子上拿走的时候,温迦这才回过神来,神色复杂的看着林白,低着头,就好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。

  没有理会温迦,林白转身走回主楼去。

  而林白在转身的那一瞬间,冰冷的目光扫了一眼莫问神。

  仅仅是这一个眼神,让莫问神浑身冰凉,身子宛如石化了一般,眼瞳吃惊的看着林白。

  “这个眼神……这……”在林白刚才那一道眼神扫过来的时候,莫问神瞬间在脑海中想起一个人:“林铎!”

  “这个眼神和当初我背叛林铎时林铎的眼神,一模一样!”

  “都是这般的恨之入骨!”

  “都是这般的冷酷无情!”

  “是他!一定是他!”

  莫问神此刻心中摇摆不定的疑惑,终于得到了答案!

  莫问神一直都在怀疑林白和林铎之间的关系,曾经也多次试探过林白,可是都被林白巧言避过。

  而如今,刚才的那一道眼神,与林铎一模一样的眼神,让莫问神瞬间就确定了,林白必然是林铎的儿子!

欢迎大家访问:大地书库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32shuku.com/book/3058/3549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