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这件中衣胸口用的是一字扣,而不是衣带,是绣娘按照正好的尺寸裁剪的,宋成暄穿上身之后,那扣坨和扣带离得有些远,还真的扣不上。

????平日里看宋成暄很瘦的样子,身上没有一点多余的肉,没想到其实那是假象。

????徐清欢想着眼睛不由地向他胸膛上看去。

????“腋下还有系带……”她立即垂下头,睫毛如同小扇子般颤了两下,“我先把带子系上。”

????“还有系带,”宋成暄的声音比往常要低沉,不过听起来很淡然,“我忘记了。”

????信他才怪。

????徐清欢心中腹诽,低头找到了两条带子。

????还是带子好,虽然离得远一些,但是可以扯一扯,至少可以系上,虽然看起来不会很好看,但总能遮掩住。

????徐清欢突然很怀念宋大人衣领紧系,淡漠内敛的模样,那时候他们至少可以相对而坐,好好说两句话。

????现在她整个人都有些晕乎乎的,脑子里一片空白,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,屋子里又热又闷,她恨不得立即去喝杯水,透透气。

????徐清欢比量着,慢慢一扯,却没想到手上力道骤然一轻,那条被她捏在手里的衣带软软地垂下来,掉在她的手背上。

????徐清欢不敢置信地看着,衣带断了,这下真的麻烦了。

????宋成暄皱起眉头低头瞧了瞧,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片刻,声音平淡而乖顺:“清欢,你把我衣服扯坏了。”

????那是尚好的布料,绣娘针脚密实,怎么会那么容易坏,一定是他之前又动了手脚。

????不过眼前的情景足以让她窘迫,她转身就想要走,还没来得及向前走一步,只觉得后背一热,他人已经贴了过来,一双手臂牢牢地抱住了她的腰身。

????他的衣襟微敞,他们之间只隔了她那一层衣衫。

????滚烫的温度,她仿佛整个人在一点点消融,最终化在那一片火热里,他垂下头下颌贴在她脸颊边。

????“清欢,如果找不到那药丸该怎么办?”

????宋成暄的声音传来。

????徐清欢心中早有准备,今日看到他这般模样就知道结果并不好,让他进门换衣服,也是想要安慰他。

????她的手轻轻覆在他手背上,轻轻地拍抚安慰:“没关系,真的没事,我现在很好,不像可怜的于皇后。”也不像她前世那样。

????“已经够了,宋大人也不会嫌弃,我会陪着你能走多远就走多远。”

????本来只是想要逗她,却没想到她说出这样一句话,忽然之间击中他心中,一种难言的酸涩感觉充斥在心头,宋成暄忽然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????感觉到了他突然沉默,徐清欢在他怀中转了个身,然后双手捧住他的脸,仰起头、踮起脚尖,qin在他的脸颊上。

????他仿佛没有站稳,向后退了一步,撞上了身后的桌案。

????徐清欢望着宋成暄,他眼眸深谙,目光流转间就像是化入一滴墨,缓缓地晕开,让他整个人看起来竟有些脆弱:“谢谢你,宋大人。”

????宋成暄半晌才回过神,那微微涣散的目光重新聚在一起,喉结滚动:“如果我说,找到了药丸你会不会更加开心些。”

????找到了药丸?

????徐清欢一怔。

????那他今晚这一举一动是为什么?

????徐清欢的脸顿时一黑,狠狠地推了宋成暄一把,她怎么忘记了,宋侯心思敏捷,向来是个会谋算的主,几次在他手上吃亏,这次不小心又掉进他的陷阱里。

????“天色不早了,宋大人也该回去了。”

????徐清欢话音刚落,宋成暄急着起身,不小心碰掉了桌案上的镇尺。

????那黑檀木做的镇尺,结结实实地打在了他的脚背上。

????如今的宋大人没有穿鞋,突然被这样一击,顿时皱起眉头。

????疼。

????徐清欢心中都要替他喊一声。

????宋成暄果然倒吸一口凉气,虽然表情看起来依旧平静,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。

????她一点都不觉得心疼,谁叫他故意骗她。

????感觉到宋成暄看过来,徐清欢立即竖起眉头瞪了他一眼,他早说找到了丹丸,方才那些事就全都不会发生。

????宋成暄眉头微皱,除了身上那风骚的衣服,整个人又变得一本正经了:“我不是要瞒着你,只是还没来得及说,我虽然拿到了药丸,也不知道是不是你当年吃下的那颗。”

????见她不理睬他,宋成暄走几步到了软塌旁坐下:“有没有水?”

????“没了,”徐清欢道,“上次宋大人不让喝茶,我屋子里茶叶都被拿走了。”

????“白水也行。”

????“没有了。”

????他看向桌子上的茶吊和点心。

????其实他伸手就能拿到,他偏偏不肯动,好像宁可渴死也要等着她侍奉。

????毛病还是那么多。

????徐清欢心中想着,还是端一杯水拿过去。

????“喝了水,宋大人就回去吧,有什么事明日再说。”

????水杯放在桌子上,她就要离开如避洪水猛兽。

????宋成暄将水喝光,这才抬起头:“张真人的师弟擅长炼丹,明日他会来安义侯府。”

????徐清欢点点头。

????“我该去衙门了,”宋成暄道,“张家的案子还没有审完,张玉慈府上虽然被朝廷查封,其中的物件儿还没有盘点,我不去,大约也没有官员敢动手。”

????张玉慈倒了,太后娘娘必然心中愤恨,今日谁动了张家,太后娘娘会记在心中,找机会报复回来。

????大家都忌惮太后,自然没有人会先出头。

????今天晚上宋成暄又要不眠不休,赶在明天早朝前将案子定下来。

????徐清欢本要一直绷着脸,想想宋成暄会这般忙碌八成都是为了她,也就只能与他暂时放下恩怨:“你吃过饭没有?”

????宋成暄摇了摇头:“衙门里会留着饭菜。”

????京中的大人们多数都有家室,谁会凑在衙门里用饭,就算是有一些,只怕也是残羹冷饭,不过他这样偷偷摸摸进屋,她也不能让厨娘去做来。

????徐清欢将桌子上的点心端过来:“先吃一口,明天一早我让人送些饭食过去。”

????宋成暄顺从地点头:“好。”

????趁着她拿来点心,他又要握住了她的手。

????徐清欢沉下脸:“一桩是一桩,方才那事不算完。”

????可事实上,临到送走他的时候,又被他拉到怀中抱了一会儿,这样一来她也板不起脸再生气。

????终于将人送走了。

????徐清欢转身回到屋子里。

????银桂已经收拾好了床铺,她躺在床上,伸手摸了摸脸颊,脸颊上的热度依旧未褪,心中还有一丝丝的欢喜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大地书库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32shuku.com/book/94742/492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