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3章明日景犹新

小说:离珠 作者:金无彩 我要报错
????太极殿的惨事迅速传遍宫城,继而便是京城,全天下。

????宫里人人震动。

????入夜,沈太后亲自扶了椎奴,赶到清宁殿去看视永熹帝,安抚潘皇后和南猛,顺便把沈沉接回去。

????从太极殿上韩震伏尸,沈沉就被永熹帝勒令寸步不离地跟着自己,此刻正在帝后、太子的六双眼睛注视下,让太医看伤。

????“手指上的伤不碍事。右臂的拉伤却须得好生养息。郡主这几个月顶好不要再动弓箭刀枪了。”孙德先殷殷嘱咐,又含笑赞美,“今天郡主大展神威,老臣等极是敬服。”

????永熹帝十分关切,又追问是否需要忌口、平素饮食如何添减,甚至仔细地问道:“听说练武功的人都有药材浸煮后可以缓解伤势的?可真有其事?能帮离珠治伤么?”

????“好啦!皇帝不要太紧张。她这不过是用力过猛,休养一段时间就够了。都这样娇贵得惯起来,哪里还是练武功?那成了绣花了!”

????沈太后接过话头,挥手让孙德先退下,然后才满面惊恐未定地责备永熹帝和潘皇后:

????“你们两个是不是早就定好了今天发作韩震?如何不告诉我?我正歪着听书呢,一接着消息,吓得差点从榻上滚下地去!可骇死我了!”

????又指着沈沉的鼻子问:“说!你是不是也早就知道了?谁告诉你的?是不是皇后?!”

????沈沉嘻嘻地笑,摇头道:“我并不知道。但严监正既然说了今冬京里不肃静,我自然是要做些准备的。所以那边一闹起来,我就赶忙换了装护驾。好在能帮个小忙,也不枉了我练这十几年功夫。”

????“母后勿怪。因一切都没那么确定,所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陛下又不想令您担心,所以才暂且相瞒。”

????潘皇后含笑解释,却言辞寥寥。甚至坐姿和位置,都与永熹帝极为疏离。

????永熹帝自己却极为得意,口沫横飞地将之前的计划通通交待了一遍。

????又是怎么通过孙德先发现了余家六小娘子跟韩氏并不是一条心,又是怎么周详仔细定下当着全天下揭露韩震罪行的计划,又是怎么将韩氏全家诳进宫来一举成擒,又是怎么按图索骥将所有歃血盟书上的人都锁拿下狱。

????直到沈沉好奇地问道:“今天大宴上就没看见宁王殿下。他人呢?”

????“昨晚祭祀完毕,朕便派了人悄悄跟着他回了王府。然后就在王府之中,联络司马淮阳,直接将他毒晕。现在韩震授首,朕让悯郎去宁王府把他押去宗正寺交给老皇叔了。”

????永熹帝轻描淡写地说着,嘴角溢出一丝得意的笑。

????可若是今天余绾没能进宫,谋逆大案没能掀出来,韩震没能授首呢?

????那宁王被毒晕一事,该如何善后?!

????沈太后和沈沉对视一眼,都避而不谈。

????唯有南猛,一点一点终于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情不自禁地问了出来:“听说宁叔祖母病了,牡丹姑姑在家中服侍,那宁叔祖被羁押,她二人呢?怎么办了?不是说宁叔祖做错事,她们母女并不知情的么?”

????永熹帝的脸色沉了下去。

????听在他的耳朵里,这话,就是明明白白地在替宁王妃和牡丹郡主求情了。

????没有人回答得了这个问题。

????潘皇后微微笑着拉了南猛到自己身边,指指外头的天色:“你瞧瞧,是不是该去睡了?”

????小小年纪的南猛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问题会让众人都沉默下去,却知道此时不该继续追究,懂事地站了起来,从容地给沈太后和永熹帝、沈沉行礼告辞:“那我先去睡了。”

????看着瘦削的少年慢慢走远,沈沉看了沈太后一眼,犹豫着,终于开了口,委婉劝道:“皇兄,宁王殿下那边,自然有国家律法裁决。可是惜姐姐已经离开了京城,似乎,没有必要再褫夺她的封号了罢?”

????这倒也是。

????已经流离在外,若是再夺了她的好名声,这个南家的女儿、昔日的大夏第一郡主,怕是以后的日子都会难过得紧……

????永熹帝斟酌片刻,勉强点头:“功高莫过救驾。离珠今天护驾有功,这个情面,朕便赏给了你。宁王妃赐封宁国夫人,牡丹郡主封号不变。将宁王府撤掉匾额,改成宁国夫人府。”

????又对沈太后道,“宁国夫人跟母后一向亲善,母后劝劝她。宁王叔自己心思不正,便是朕想饶他,国法也饶不了他。请宁国夫人善自珍重,休要等哪天牡丹回娘家时,再找不到家门。”

????闻听此言,沈太后红了眼眶,连连叹息:“皇帝宽厚为怀,是大夏的福气。这个话,我必要当面告诉宁国夫人。请陛下放心,她是个识理的,必不会在这种时刻胡闹。”

????潘皇后也含笑恭维了永熹帝两句,便柔声劝沈太后:“更深夜重,寒气凌人。母后还是早些回去歇息罢。全仗着陛下英明果决,韩震这事竟算是已经了了。明天咱们还得接着过年呢。”

????这话说得永熹帝得意非凡,呵呵笑着起身,竟亲自去搀了沈太后,道:“多年来一块大石头,如今终于从儿子胸口移开了。

????“儿子往日里礼数粗疏,不曾好生尽孝,今天赶上大初一,竟连个头都没给母后磕一个。还请母后高坐,儿子带着媳妇、妹妹,给您拜年。”

????沈太后惊讶地看着他,哈哈大笑,忙拽拽衣衫,端端正正坐好,笑道:“这个头哀家可必定要安安稳稳受着!”

????正说着,忽然南猛从门外飞快地跑了进来,兴高采烈地叫:“这样的事,父皇怎能不叫我?我也要给皇祖母拜年!”

????“不慌不慌,慢些跑。其实昨晚守岁的时候,不是已经拜过年了?”

????沈沉眼看着南猛脚下一绊,急忙抢过去一把抱住他,心疼地查看一番,然后才笑着携了他的手,规矩地站在了永熹帝和潘皇后身后。

????“儿子,儿媳,女儿,孙儿,给太后拜年。祝太后佳节长庆,福满新春!”

????一室温馨。

????沈太后和沈沉四目对视,热泪盈眶。

????而永熹帝和潘皇后两人,一个志得意满,一个淡然矜持。

????唯有不知世事的南猛,笑嘻嘻地跳着脚喊:“过年啦!过年啦!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大地书库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32shuku.com/book/94790/483/